话说青霉素十:功德无量

     人们为了战胜疾病,围绕着青霉素开展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坚持不懈的努力,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特别是生物技术的广泛应用,使青霉素的生产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     青霉素的发现开创了抗生素时代,青霉素及其类似物在临床上的广泛应用,挽救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使人类与疾病的斗争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纪,使人类平均寿命从45岁增加到60岁,为增进人类的健康做出了巨大贡献,     青霉素的产… 阅读全文

话说青霉素九:青霉素的孪生兄弟

  很早以前就发现,在青霉菌发酵生产青霉素时,发酵液中多多少少的还同时有与青霉素类似的另一种抗生素,头孢霉素。它们在结构上有许多相似之处,均由类似的母核与侧链组成。不同之处不仅侧链结构有差别,母核也有差别。青霉素母核上的五元环在头孢霉素母核上为六元环。猛看上去它们很相象,是一对孪生兄弟。   在青霉菌发酵时,在合成的开始阶段青霉素和头孢霉素有共同的前体,不久出现分支,在分支点上,有一个重要的“调… 阅读全文

话说青霉素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在研究青霉素的化学结构与药效关系中,发现青霉素母核是由一个四元环与一个五元环并在一起所组成的分子活性部分,它是青霉素抗菌活性的关键部分,如果四元环被破坏而打开,青霉素就失去了抗菌活性;另一部分是与之连接的侧链。研究发现改变侧链的结构,可以增加母核的稳定性,增加耐受致病菌破坏的能力。同时还可以扩大抗菌谱,增加耐酸性,使之可以口服,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降低过敏性。因此,通过对青霉素的侧…

阅读全文

话说青霉素七:青霉素不灵了!?

          青霉素之所以能够杀细菌,达到治病的目的,那是因为青霉素能够抑制或破坏细菌细胞壁的形成。这正如把一只小兔子的皮剥掉,小兔子就不能活一样。细菌细胞壁被破坏,细菌就不能够繁殖,从而达到杀菌治病的效果。         在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也就是青霉素开始大量在临床上使用时,一个病人每一次注射青霉素只需要20万单位,而到了九十年代,一个病人每一次注射的青霉素需要80-100万单位… 阅读全文

话说青霉素六:继往开来

        青霉素在治疗疾病上的巨大成功,极大的震撼和鼓舞了微生物学家和药物学家,使人们认识到微生物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新药宝库,为寻找新的药物开辟了新的思路和途径。人们怀着如同淘金和寻宝一样的心情开始在微生物中寻找新的类似于青霉素的物质。1944年瓦克斯曼(Waksman)从灰色链霉菌中发现了能够治疗结核病的链霉素。结核病一直困饶着人类,是使人极度恐慌的传染病,链霉素的发现为人类征服结核病带来了… 阅读全文

话说青霉素五:好风凭借力,送你上青天

         近十多年来,基因工程和代谢工程的发展,为改造菌种,提高青霉素产量提供了强有力的手段。因为现在青霉素在细胞内的合成途径和关键点,以及青霉素合成途径与其他代谢途径的关系已经研究的十分清楚,因此,人们可以采用基因缺失的办法将能够消耗合成青霉素原料和干扰青霉素合成的代谢旁路的关键基因“关掉”,或将这个“控制阀门”关小,提高合成青霉素原料的利用率,减少了副产物的形成,进一步提高了青霉素的产…

阅读全文

话说青霉素四:精益求精

        虽然青霉素可以工业生产了,但这种生产水平与现在的生产水平无法相比。现在青霉素工业生产使用的发酵罐最大的可达300立方米,生产过程全部由计算机控制,青霉素的发酵水平达到每毫升发酵液7-8万单位,实验性的发酵水平达到每毫升发酵液10万单位,从发酵液中提取出青霉素,制成产品的收率为90-95%,产品纯度99.9%以上。仅就青霉素的发酵水平的变化图就可以看到,几乎是每十年青霉素的发酵酵价增… 阅读全文

话说青霉素三:希望变为现实

        这时佛罗理清醒地意识到,为使青霉素能广泛地用于临床治疗,满足战争的需要,必须改进方法和设备,进行大规模生产。但这对联合实验组来说非常困难。当时伦敦正遭受德国飞机的频繁轰炸,要进行大规模生产也很不安全。1941年6月,佛罗理不顾钱恩的反对,带着青霉素样品来到不受战火影响的美国。他马上与美国的科学家们开始合作。经过共同努力,终于研究成以玉米汁为培养基,在24℃的温度下进行发酵的方法和设…

阅读全文

话说青霉素二:重新燃起的希望

  人类二十世纪的上半叶多灾多难,战争频发,疾病流行,因为无药救治造成大量死亡。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造成大量伤员,在战场上没有死,但因为感染无法控制,许多伤病员在痛苦的煎熬中死去,为拯救伤员性命,急需大量的抗感染药物进行救治。   于是人们又想到既然青霉素可以杀死葡萄球菌,就有可能杀死能使人致病的细菌。在牛津大学主持病理研究工作的澳大利亚病理学家佛罗理(H.W.Flory)和德国的… 阅读全文

话说青霉素一:被埋没的偶然发现

       1928年9月的一天早晨,在英国伦敦圣玛丽医学院担任细菌学讲师的弗莱明(A.Fleming)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实验室。在实验室里一排架子上,整齐地排列着很多玻璃培养皿,里面分别培养着各种有毒的细菌。弗莱明正在寻找一种能够制服它们,或把它们变成无毒菌的方法。其中有一种在显微镜下看起来像葡萄状,存在很广泛,能够使伤口感染化脓的葡萄球菌。弗莱明试验了各种药剂,力图找到一种能杀它的理想药品,但…

阅读全文